格瑞思心理諮商所 -- 我怕鬼呀!
正在加載......
X
 
會員帳號 :
會員密碼 :
忘記密碼    加入會員

諮商議題-諮商室小故事

我怕鬼呀!

文:莫茲婷心理師

「燈一定要開著,不然我會睡不著!」

「媽,你一定要陪我睡,我怕半夜醒來會看到鬼!」

「我真的有看到鬼,他在--!」

小彩這段時間以來,對鬼的恐懼感超過了一般的狀態,影響所及的是她的睡眠、她平日的生活作息,時時刻刻都在恍惚、心神不寧的狀態。

媽媽很無助的說:「我都告訴她這世上沒有鬼,是她多想的。最後還是拗不過她,連收驚我都帶她去了,可是情況仍然沒改善,甚至更害怕!」媽媽原來想盡辦法用說服的方式,因此大人和小彩之間形成了有鬼無鬼的對立立場,最後媽媽無計可施之下,求助民俗療法,可是怕鬼的情況仍未有改善。


小彩,她是國一的女孩,依偎在媽媽身邊,神情看起來有些疲憊。我問她:「小彩,你看起來好像好累,是因為睡眠不足?」

「我晚上都睡不好、睡不著,我會害怕!」小彩聲音有些微弱的說。

「嗯,我了解你的害怕,要處理鬼這一這事,你找對人了!」我用強調的語氣說,這時小彩抬起頭來,眼神看向我,表情是驚訝,也看得出來她很好奇我要說什麼。

「我不是抓鬼大隊的,但鬼如何影響人、人如何不受其影響或干擾,這一方面,我可是略有研究的。」我鏗鏘有力的說完這一段話,小彩原來緊繃的臉龐略顯放鬆了。

小彩緊接著問我:「莫老師,所以你相信有鬼,對不對?」小彩問我這問題,其實是希望我能相信她的害怕不是無稽之談。

「從老祖先開始,或任何一宗教信仰,都相信人死後有靈魂之說。所以並不需要去證明有無鬼。但鬼不是隨便都能看到,就好像我們知道環境中有細菌,但我們不需要時時刻刻去證明細菌在那裡。」我使用「細菌」的譬喻,是用小彩能懂的事物去理解她所疑惑的事。

「為什麼我會看到鬼?別人都看不到。」小彩問。


「你這個問題問得很好!你想細菌會找上什麼樣的人?或說什麼樣的狀況會造成細菌感染?」繼續利用「細菌」這譬喻,我反問了小彩這個問題。

小彩很認真的思考,然後說:「如果傷口任由它潰爛,就會長出細菌來。」

「你說得很好,這是屬於身體的傷口。你知道:人的內心也有傷口嗎?」同樣的,用「生理」和「心理」類同的譬喻,引導小彩對怕鬼的事感覺到有掌控感,這是作此譬喻及延伸出思考與討論的目的。

小彩臉上出現了疑惑,這不是她熟悉的問題,她搖搖頭:「是指--心理創傷嗎?」

「你真的很厲害!非常接近了。有句諺語,我們都很朗朗上口的,叫作:白天不做--」我特意讓小彩來接下一句。

「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小彩果然能接的上去。說完,小彩和媽媽不約而同的笑了。

「答對了!虧心事,就是對心做了不好的事,讓心受傷了,造成傷口潰爛,也讓細菌找到機會侵入。」我說。

小彩手指指著自己說:「我有做過虧心事嗎?」

「傷了別人或傷了自己,心就會受傷。你們想一想:那些事是會造成這結果呢?」對這一點更認識時,延伸下去就可以討論該如何面對、如何預防。

媽媽回答:「傷害別人,例如:欺騙人、佔人家的便宜、陷害別人、不尊重別人。」

換小彩回答:「傷害自己是:忍耐、壓抑情緒,責怪自己、罵自己,是這些嗎?」

「小彩,你好厲害,你怎麼知道的?」

「我是這樣對自己的,我比較不會去傷害別人,但好像會自己傷自己的心。」

媽媽也接著幫腔說:「是啊,小彩從小就很乖,若不是這件事,她一直都是聽話的孩子,不太會給大人添麻煩。」

「是啊,我們要幫助小彩照顧好她的心,這樣就不會怕鬼細菌來干擾她了。」談到這裡,我準備要進入討論作法了。

「我知道該怎麼做了,就是要把自己的心照顧好,然後遠離那些傷害人的事,是不是這樣。」從聲調和表情,看得出來:小彩是自信滿滿的。

「你有想到要怎麼照顧嗎?」我希望小彩可以更具體的提出作法。

「不要忍耐,要讓自己快樂一點,快樂的方法是,假日的時候,媽媽要讓我和同學出去玩,媽媽,可以嗎?」小彩看了一眼媽媽,好像是乘機讓媽媽能同意她所提出來的要求。

媽媽也很快的回應:「你要讓我知道跟誰出去、去哪裡、幾點回來,我就會放心。」

小彩起先露出開心的表情,但她表情一轉,很嚴肅的又提出一問題:「莫老師,萬一晚上睡覺的時候,我又感覺到很害怕,該怎麼辦?」

你心理的力量越來越大,就會越來越不怕。我們來想想:在你的臥室內,什麼情況下,可以讓你待在裡頭,感覺是放鬆、心情愉悅的。」

「聽我喜歡的音樂,還有--擺一些我喜歡的飾品或海報。」小彩腦袋想起喜歡的東西,不由自主的又開心了起來。

「你想的方法非常棒!這些都可行,萬一你不在自己的臥室內,卻感到害怕時,想起一些話、或一首歌,是有力量而且可以鼓舞你的。」我補充想了可能發生的情況。

小彩點點頭,媽媽問了一個極重要的問題:「莫老師,你覺得看驚悚片、鬼片,適合嗎?因為--她常常害怕,可是又想看。」

「我倒是要來請教小彩,你覺得這對你的身心是有幫助的嗎?記得喔,造成我們的心有傷口的事,就要遠離,好好保護我們的心。」我請小彩為自己判斷,做自己「心」的主人。

「當然是不好!」小彩如此回答。

「我了解--」加上「我可以怎麼做-」,讓小彩重拾一份掌控感,從那天起,怕鬼的不安就遠離她了。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