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瑞思心理諮商所 -- 身心發展取向的心理諮商 —在行動中覺察自我意象
正在加載......
X
 
會員帳號 :
會員密碼 :
忘記密碼    加入會員

諮商議題-發展取向治療

身心發展取向的心理諮商 —在行動中覺察自我意象

 
 

文:王釗文心理師

上一篇文章中(身心發展取向的心理治療),我們提到情緒困擾常來自於受到刺激後情緒不夠精煉,一股腦地就掉進一團煩惱理了。要解決情緒的問題,還需要回到情緒發展的源頭與過程,去精煉它。而要說到情緒發展的源頭與過程,脫離不了我們的身體在社會性互動中的經驗,這些經驗都被我們的大腦登錄下來。所以究竟要如何去精練它呢?
想像你和你的伴侶正在說話,可是你說的話不斷的被對方快速打斷,並且用急促的語氣否定你殘缺的話語中僅存的內容時,你的身體會有甚麼感覺?這個問句,也許會讓你覺得奇怪,因為在我們一般會表達的是自己的心情以及覺知到的想法,而不是在心情和想法的背景,那些夾雜著多向度感官內容的意象。

除了語言以外,你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心理資源-意象(image)

你有想過嗎?自從我們學會說話後,有多少的思考只限於以一種語言的形式,在心裡發生著。所以,當對方打斷我們的話時,就像是不准我們進行思考的工作一樣。反過來說,在爭吵時,我們希望對方不要按照他的想法,我們很容易就想在對方說話時打斷他,似乎打斷他的話,就有機會打斷他的思考一樣。
而因著對思考的倚重,我們的情緒也常寄託於以一種語言的形式,被分享及理解。所以,我們喜歡聽故事,找人有同樣經歷的人說話「取暖」,聽到有人把我們的心情說出來時,會覺得哈!搔到癢處!而當我們的情緒說不出來時,就覺得被卡住了,心中煩。
只是,除了語言之外,還有其他形式的介面也會通向情緒。例如:身體感覺,它可能比語言來的更基本,更接近發展的源頭,但常需要一些額外的覺察力,才能發現。以上文的例子來說,如果你對身體的敏感度夠,你可能會發現自己的喉嚨裡有一小群肌肉,正微微縮緊。這群小肌肉可能與你某一側眼眶周圍的小肌肉彼此拉扯著,所以你的太陽穴微微地在跳動。你更可能發現喉嚨的小肌肉也牽扯著你的胸腔肌肉,你覺得需要更用力的吸氣。你發現一條從後頸基部連結到肩胛骨的部位,再連結到你的右拳,有一條筋在此沿線已經浮現,被你自己的意識發現了。當然這只是舉例,每個人都有自己身體的制約模式,會在不同的情況下展現出來。

每一種情緒都對應一種個人化的身體制約模式,否則情緒無從存在。~費登奎斯

如果順著這個我們想像的身體模式,你大概不難想像,接下來你可能會進行一場蠻牛大對抗,用更大的聲音,向對方展現你想說的話。當然這樣的對抗不是全部的你想做的事情,對吧?!你更是想讓他了解你,希望來場有意義的對話,甚至,因此而讓你們擁有更好的關係品質,或給爭取更好的自主空間!一場蠻牛大對抗絕不是朝向這個意圖的精準做法,而只是你的較原始的大腦,也就是比較連結身體感覺的區域,可以很輕易地排除負責思考判斷的現代大腦,而全面接管你的行為。

當你知道你是如何做的,你才可以真正的去做你想做的。~費登奎斯

如果有機會能稍微感覺一下身體的變化,以及因為這些變化帶給你的感受,你接下來可能會注意到自己的意圖已經從一開始‑「想要溝通」,轉變成想要結束自己感受到的不舒服,也就是即時結束這場已經被開啟的談話,讓自己恢復鎮定。於是你用很大的聲音吼對方,告訴他你受夠了,你不想說了。或者,因為你判斷你的不舒服來自對方的意圖,所以你大聲地吼他:你以為我會怕你嗎?然後你用全身的力氣證明你並不怕他。
當然,這就好像你本來想去北投洗溫泉,卻在士林夜市邊,因為一時的車況,順著車流跑到三重了,而且過程中,還加足了馬力,全力衝刺。等到這種或站或逃的體感改變了,情緒過了,你可能會有些懊悔,但你的身體經驗還是會被大腦登錄,形成一種整體的意象(這就我們之間會發生的事情)。而後這個充滿了感官經驗支持的意象,又會在其他的情境下,產生行動(慣性)。
說到此,你是不是很聰明的想到了:語言並不是故事的全部。包含各種無法以語言細說的感官經驗(我們稱之為意象:好像幾乎可以看得到、摸得到、嘗得到的接近具象的抽象經驗),常常是失落的一角,也是關鍵的一角。
只是自從有了語言以後,我們的思考和感受很大一部分倚靠言語的形式(有時候,我們會說出來,大部分是無聲的自我敘說)。過度依賴語言的結果,往往是受到語言的限制,忘了汲取更大的內在資源”意象”—身體感、視、聽、觸、嗅覺集結而成的接近具象的抽象經驗。我們忘了可以使用意象來思考,使用意象來覺察,使用意象來調節情緒。

身體意象與其他的意象

本文上段不斷引用的想法是來自一個物理學家,不過他在後半生致力於身心學的研究,他是費登奎斯。對於焦慮、壓力反應及強迫性反應,費登魁斯有很傑出的闡述。他大量使用身體意象,因為在他眼中人的身體就是一個人的故事,他不需要真的詢問這個人經歷了甚麼,因為身體會說出來。他的前半生是個物理學家,後半生則傾力於讓每個人都有機會聽聽自己身體,聽聽自己的故事,不求改變自己,但改變自然而然的就會發生。
他的做法是協助各行業的專業工作者調節他們的肢體,讓他們可以更好的使用自己。例如:常常背痛的音樂家可以在長時間演奏時不再背痛。他讓這些求助於他的人先處在一種幾乎零刺激的狀態下(只剩下地球的重力場),然後給他們極小的刺激(力),求助者會感覺到這個極小的刺激,觸動了他身體內的骨架。
人體內的骨架設計是極為精巧的,那一點點力量可以在整個骨架內傳動,而因為力量只有一點點,人體內的神經更能區分不同方向的力量的不同。所以,求助者可以很神奇地在很短的時間內,大腦裡有了整個骨架的意象,使用肌肉時很容易就以更符合力學原理的方式,很輕鬆的產生動作。
費登奎斯鼓勵人們用各種意象來思考,而不只是在做動作時,所強調的身體意象。他曾舉例:你知道你一分鐘可以讀幾個字嗎?如果你說一兩百個,那是因為你在心中默念那些字,你的閱讀速度不會比你的念字的速度快多少。如果你試著不要在心裡默念那些字,你可以提升到每分鐘三、五百個,你覺得這已經夠快了嗎?不。你還受限於語言的形式,所以你逐字理解。費氏觀察到當一個人用意象(image)來思考,而只是快速的用手指畫過字的行列,並沒有逐字閱讀,卻可以清楚的說出作者要表達的事情,而且不受限於對作者所寫的文句的回憶。所以學會說話、識字幫助我們閱讀他人的想法,但我們的理解程度以及速度也受到我們說話與識字的語言模式所限制。費氏發現了意象(image)是效能更高的媒介。

要幫助一個人改變,並不是告訴他要如何做,並鼓勵他做到(用語言),這樣只會讓他望著目標興嘆,而且充滿困惑與挫折。因為他已經有其存在的自我意象,並且使用這個意象在過生活。但是,如果能引導他開始覺察自己在每一個行動中所帶著的整體的自我意象裡的細節,他才有機會從行動中,真正的去發展出更有效的自我意象。例如:在本文開頭提及的那場爭端中,如果當事人有機會可以覺察到自己被淹沒在高頻聲波裡,像是溺水的人,正在找尋著一片浮木而不得;或像一隻受困的動物,想要擺脫重圍;又像是口中塞滿飯菜的孩子,既無法咀嚼,又無法下嚥。從身體覺察帶動各種意象上的思考,啟動調節呼吸的機制,閉上眼睛,找出如何讓先鎮定下來,謀求上岸之到;或者安撫自己內在的這隻困獸;還是清空自己想說的話,把情況搞清楚再說。然後,再來找出比較好的方式向伴侶表達自己。
避免單單依靠語言形式的思考,因為缺乏其他感官內容的統整協調,現代大腦將脆弱地(只想著要講道理)在瞬間就敗給了古老的腦(只剩下戰與逃的原始選擇),由它支配全部的行為。

我們來看看一個用意象救了自己的精神科醫師,維多.法蘭克。他是猶太人,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曾被納粹俘虜,在集中營裡度過了極度悲慘的四年歲月。期間,他的家人皆遇害,他自己也直接目睹許多同伴的死亡。當倖存而出,他告訴世人,當時他想著如果有機會活下去,這個不可能被道德允許的恐怖人性實驗,所得出的人類心理學現象,就會被他公諸於世。他可以看到自己心裡的演講大廳,也可以逐步整理自己要準備的演講內容。憑著這個對他有極大意義的意象,他可以在又冷又飢的環境下,在幾乎沒有尊嚴的對待下,觀察著自己和營中的各種人物,也想著他已經在天堂的妻兒的笑靨。他擁有意志上的自由,也用以勉勵同伴們保持生存的意志。

所以,在本文之末,很想要鼓勵讀者:下一次生氣或難過時,先不要急著責怪自己的情緒,也不要只是分析自己情緒化的理由(當然這也是很好的功能,但不要僅限於此!)試試看,你能不能找到一種可以貼近自我經驗的意象,用它來進行行動中的覺察,你可以看見發展自己情緒功能的更多的空間及機會!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