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瑞思心理諮商所 -- 身心發展取向的心理諮商
正在加載......
X
 
會員帳號 :
會員密碼 :
忘記密碼    加入會員

諮商議題-發展取向治療

身心發展取向的心理諮商

 
 

文:王釗文心理師

珍和先生一起出現在諮商室的時候,他們都以為只是為了兩個人之間的溝通問題。
珍和先生比起周遭的朋友算是想法比較開放的一對,兩個人都覺得重點就是把問題有效率的解決掉,不管是不是透過像伴侶諮商這麼新潮的東西。只是他們不知道進入諮商改變的不只是問題,同時也是他們對自己的內在的認識與理解。
當會談進行一陣子,珍與先生的互動慢慢地好轉,她很驚奇的發現,原來兩個人表面互動的背後,有這麼多細膩的心情。「現在我可以感覺到,有時候我雖然表現得很不在乎,可是其實是很無助而絕望的,過去的我好像只能感覺到生氣。」因為她和先生都能感覺到自己更多的情緒,他們開始可以討論自己的感覺,對方的反應就更豐富,彼此的互動就更有意思,有時候可以接納對方,有時候可以調整自己,不再像從前硬梆梆的你來我往,一下子就陷入難解的僵局。
「為什麼只是更了解自己的心情,就可以有這麼好的轉變呢?」珍笑著說,「好像整個交響樂團終於找到他們的指揮一般,我可以替自己說出真正想說的話,也會注意怎樣做才會讓自己舒服一些,其實心裡的情緒可以是很好的指揮,可是我們以前都沒注意到,甚至覺得只要情緒讓自己的感覺變糟了就很不好。」
其實,情緒在人類各種功能的發展是極為重要的,除了提醒我們注意各種安全、親密、愛、成就等需求外,包含理性的思維能力、社交的適應能力,也都需要情緒來啟動。撇開情緒,人們無從發展適合這個人類社會的理性與感性,行動能力與決策方法。

情緒的起源來自身體與環境的互動

「昨晚,我躺在床上,想到自己必須獨自承擔這個壓力,沒有人可以幫得了我,我突然覺得心臟噗通噗通跳得好快,心的下方空空蕩蕩的,甚麼都沒有,好慌好慌,過了好久,都沒有辦法讓自己入睡!」芳明在公司裡突然被升遷並負起重任時的這個感覺是不是很像人類的還住在樹上的老祖先,晚上睡覺時,如果不小心掉下來可能有的感覺。
現代人類的大腦裡都還有著古老的中腦,被深埋在皮質層裡,還留著蠻荒時期的原始反應。中腦裡的杏仁核像是個警報器一樣,隨時偵測是否有危及安全的危機,杏仁核的後方則有存著許多記憶的海馬迴,把生存所需的生命故事情節都牢牢的登錄下來,等候警報器響起,隨時可以調取使用。歸功於此,你我在被上司叫去單獨談話時,就會想起小時候偷偷租來的漫畫被爸媽發現時的感覺。這些感覺雖然不見得正確(上司很可能是發現這個部屬很出色,要親自嘉獎一下),但保護生存的自動化反應總是寧可錯殺一百,也不能獨漏一個的被環境中的刺激啟動。

情緒的發展來自社會性的互動

古老的中腦外側前端是調整焦點的前扣帶迴,它的外側是坐落在皮質層最前端的額葉。額葉中有接收警報訊息後,忙著找哪裡出錯了的額眶區;也有調取各種記憶和資訊,不免有點一廂情願而喃喃自語地,報導即時現況給自己聽的腹內側區;還有比較難啟

動,可是一旦啟動就可以因地制宜的綜觀全局,分配注意力的背外側區。因著這些區域的活動,你我的情緒被賦予了故事情節,有機會被處理轉化,或者促成進一步分析、判斷、決策的過程。「我之所以那麼心寒,就是因為你看到我那麼疲倦了,還一副不關你的事情的樣子,只想跟我爭輸贏。以前就知道你家的人不是那麼體貼,就覺得不該那麼衝動,決定結婚。只是我也是有想到我們一起度過一些愉快的日子,一起度過許多難關,現在已經不能說後悔結婚,只是希望能我們的溝通可以好一點,未來不要再吵了。」吳興的大腦對這份心寒的感覺做了處理、判斷與決策。
中腦的外側後端有調整情緒的後扣帶迴,它的外側連著皮質的運動區配合中腦底層的,你我的情緒和思考可以變成身體的行動,展現出來,回應外在的環境。「我不舒服,因為我很無聊,我想出去玩,我現在就要開始大哭大鬧,讓媽媽注意到我,問我是不是要出去玩!」兩歲多的仔仔的大腦裡有一套訊息處理過程,這套過程會將媽媽的反應也一起處理進去。媽媽說:「仔仔想出去玩對嗎?」媽媽把他的小鞋子拿出來,於是仔仔就學會了,要出去玩就是把鞋子找出來,媽媽可以懂他的意思。
如此一來,情緒從古老的中腦逐漸被現代的皮質層分化成一些有著各種情感素質的意圖、動機、行動與思緒。我們理所當然地對生活中各種事件有的各種想法及行為反應,其實是從小與他人有著許多互動而逐漸建構出來的。

(左圖來源:網路

身心學與情緒心理的發展

讓我們再去思考,回到更根源的,生命從一開始,很明顯的是以身體的形式存在於這個世界。我們很容易理解剛剛出生的小嬰兒(或在在子宮中的胎兒),當他們所有的認知功能尚在起點,身體內的感覺就是他們的全世界。他們的父母對待他們身體的方式,就等於對待他們的方式。一個小嬰兒餓了,媽媽抱著她哺乳,她感到踏實而被充滿,同時既溫暖又柔軟,這樣的體感,可能就是愛本身。接下來,嬰兒的各種感官及肢體功能逐漸成熟發展出來,她可以張開手臂,把身體繃緊,爸爸就來把她抱起來。她感到自己的身體與另一個人的身體有一種因果呼應的關係,這樣的體感,可能就是意志本身。小人類們透過內建於身體裡的自然反應,去與環境互動,得到一些經驗,從語言尚未存在的時期到逐漸出現語言的時期,情緒心理就逐漸發展起來,而且越來越精緻,越來越複雜。所以有人說:「情緒的經驗,身體都記得。」就算語言不記得了,身體都還記得,幫然更嚴格的說起來,應該是情緒的經驗通過身體,讓大腦都記著了。
所以,當一個人讓自己經歷一個有效的情緒療癒或發展的過程時,他的大腦會改變,他的原點「身體」,也會有所改變。而我們如果有機會從身體的這端,嘗試覺察,有許多的知覺可能就能在無意識與意識之間來來回回。不會很少見的,我們也會從身體的覺察中體會到情緒,無論是能以語言呈現或還不能的。「我注意到我的胸口悶起來,就很想找出到底哪裡出錯了,我想或許是這個讓我跟家人老是處不好。」阿蘭如果可以只是覺察那片悶住的胸口,而不急著指責家人,她就有機會看到情緒,讓情緒轉化升級。當我們能知道自己是如何的,就有機會改變自己,去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比起不明究理的要自己去做出一件該做的事情,例如改掉壞脾氣;或者更難的,要別人改變,來讓我們感到好過,像這樣了解自己,調整自己,透過好的溝通行動去促成讓自己更舒服一些的關係,幸福的降臨顯然容易多了。

當問題降臨時,人們前來尋求心理諮商的協助,往往以為分析問題的原因,去除原因,解決問題。但經過一陣子,他們就會發現沒有人就不會有問題,要改變問題,還是得改變自己。而自己要改變,往往涉及情緒心理上能重新啟動發展歷程,所以感謝遇到的問題讓他們有機會繼續成長。下一篇文章希望繼續思考的是,除了一般的心理諮商以語言來刺激更多社會化的互動,啟動發展歷程外,為何著重身體的體感探索與體驗,也能有此功能。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