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瑞思心理諮商所 -- 讓酸葡萄化解成敢做夢的勇氣
正在加載......
X
 
會員帳號 :
會員密碼 :
忘記密碼    加入會員

諮商議題-其他話題

讓酸葡萄化解成敢做夢的勇氣

 
 

文:黃一庭心理師

小燁是一位大學三年級的學生,高高瘦瘦的他在諮商室的沙發上摟著抱枕,看起來有些落寞。即將畢業的小燁還不確定要怎麼替自己安排下一個階段的生涯,但是在他身邊的幾個朋友已經在準備研究所,這讓他倍感壓力。雖然他也想過繼續升學,但想到自己在大學時成績表現普普,就覺得自己一定考不上甚麼好學校,這使他更加的垂頭喪氣,想著放棄……談到這裡小燁突然換了個篤定和不屑的口氣說「學歷不是最重要的,學歷好的人也不一定找得到工作,……」

「學歷不是最重要的,學歷好的人也不一定找得到工作」。面對小燁這樣的「酸葡萄心態」我並不陌生,當他心裡覺得自己可能做不到、自信心受到威脅時,常會出現這種「酸酸」的想法。我問他,這麼想之後感覺怎麼樣?奇妙的是,當他使用酸酸的想法時,心理就會覺得舒服一些,因為「學歷不重要」的想法讓「不用升學」成為一件合理的事。而且事實上,這樣想好像也沒有甚麼問題!

在心理學中,這種「酸酸的想法」稱為「合理化」(Rationalization)作用,屬於一種心理防衛機轉,通常發生在我們達不到自己在意的目標時啟動,可以減少壓力帶來的情緒衝突並逃避或減低焦慮及失敗感,是用來保護自己的一種心理策略。試想如果小燁認為升學是重要的,那麼當他因為不自信而選擇放棄時,代表他做不到一件自己覺得重要的事,達不到自己期待的情況下內在的挫敗感一定很巨大。

如同小燁的例子,在我們的生活中合理化的情節並不罕見,當同學順利升學而自己沒有,便認為升學不重要;一個沒被邀請去參加舞會的女孩說:「假如有人請我去,我也不去,因為我不喜歡參加舞會。」;看到同事被提拔晉升時說:「那個職位吃力不討好,要是我一定拒絕」……。也就是如果我們感覺到不平衡,合理化作用就可以發揮維持自尊的功能,讓心理的焦慮暫時得到緩解。由此可見其積極的作用是為保持或提高個人的自尊、價值感和能力感,而消極的作用為是為逃避或減低焦慮及失敗感。這樣看起來「合理化」的好處好像不少,但是如果我們在生活中,只要遭遇挫折就使用合理化的機制來讓心裡舒服一點,長期下來不僅不能解決問題,也會離自己的心越來越遠,因為防衛機轉雖然可以暫時讓我們好過一點,但是並不能改變客觀現實,也因此多少都有點「安慰」自己的成分。

那麼,當發現自己正在酸葡萄心態時,該怎麼做呢?

首先,剝開葡萄酸

當我們發現心裡有酸葡萄時,代表著一定是先有了不舒服的感覺,譬如小燁可能想著「這好像很難,覺得就算努力可能也考不好」,這個覺得自己「不可能」會成功的想法躲在他的心裡深處,並且偷偷的影響著對這件事的判斷,也綁住了他的自信。透過觀察自己因為什麼事件產生不好感受,我們可以撥開酸葡萄,揪出躲在內心深處那個讓自己有挫折感的想法。

接觸自己的真實,找到被綁架的希望
當小燁聽到同學決定升學後其實是很羨慕的,他想像著自己也繼續念書,或者,至少也有個確定的方向。但是,想像帶來美好的感覺沒有持續了多久,那個躲在心中的「不可能」便偷偷冒出來,讓他好挫折。其實,這種不舒服的感覺可以是一個接觸自己的機會,讓我們看到心中的陰暗處,那個沉重的影子原來是個不一定真實想法。如果再看得仔細一點,還會發現自己也有好多的期待和希望,只是因為不相信,連作夢的勇氣都搞丟了。

掌握資源勇敢做夢

小燁發現自己其實是想繼續升學的,他慢慢意識到,其實自己最大的心魔就是不相信自己可以做得到,所以總是給自己很多藉口。那麼面對那個內在「不可能」最好的方式就是確實評估自己所擁有的。這個時候,小燁看到雖然以前成績普通,但是原因是花了許多時間在玩社團,當他對有興趣的科目稍有努力時,表現可以相當不錯,這個經驗證明了自己並非沒有能力念書而是不夠努力;此外,小燁現在大三,如果要開始準備考試也不晚;經濟方面會是小燁擔心的,但是他的爸媽曾說過如果想要繼續念書,家裡可以支持,加上打工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最後小燁發現,那些原本讓自己眼紅的朋友,原來也可以成為應考的好夥伴。在面對自己的不安後,原本以為很難的事好像稍微變得有可能一些了。

施展成功魔法,打造攀登夢想的梯子

評估自己和理想的差距然後定訂計畫是讓夢想成真的關鍵魔法。小燁雖然有想繼續研讀的方向,但還不是很確定自己想念甚麼研究所,這也是他之前感到茫然的主因。現在,他知道自己必須邁出第一步才能踏出這個困境。他觀察自己不僅對研究所的生態不是很了解,也沒有確切方向。所以他計畫約幾個朋友共同討論,並在自己喜歡的那堂課結束後詢問老師的意見;除此之外,小燁上網查看歷年來各校的招生情形也查了許多考試的相關資訊。最後,在徵得父母同意後,小燁對於自己幾個較弱考科以補習的方式加強。

其實每一個夢想都有實現的可能,而實現夢想的梯子有時候並不是原本就架好的,甚至大多數的情況是走了一步,下一步才會自然出現。撥開酸葡萄並不容易,因為裡頭藏著的常常不是別人的問題,而是自己的恐懼與挫折,然而就像小燁決定開始面對心中的渴望後,才能克服心中不夠自信的陰影。

在陪著小燁探索自己的酸葡萄後,我發現他開始可以表達自己的擔心,也更能夠說出自己以前藏起來的願望,同時,我知道他已經在那條通往夢想的路上。小燁的改變鼓舞了我,而且最重要的是讓我發現原來每一顆酸葡萄裡都藏著夢的種子。是不是有時候我們也常被內心的許多「不可能」綁架而低估了自己,阻止了種子發芽呢?那麼,首先撥開酸葡萄吧!

想找心理師聊聊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