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SELING COLUMN諮詢專欄

COLUMN |專欄

諮商智慧專欄-發展取向治療

身心發展取向的心理諮商 —在行動中覺察自我意象

文:王釗文心理師

上一篇文章中(身心發展取向的心理治療),我們提到情緒困擾常來自於受到刺激後情緒不夠精煉,一股腦地就掉進一團煩惱理了。要解決情緒的問題,還需要回到情緒發展的源頭與過程,去精煉它。而要說到情緒發展的源頭與過程,脫離不了我們的身體在社會性互動中的經驗,這些經驗都被我們的大腦登錄下來。所以究竟要如何去精練它呢?
想像你和你的伴侶正在說話,可是你說的話不斷的被對方快速打斷,並且用急促的語氣否定你殘缺的話語中僅存的內容時,你的身體會有甚麼感覺?這個問句,也許會讓你覺得奇怪,因為在我們一般會表達的是自己的心情以及覺知到的想法,而不是在心情和想法的背景,那些夾雜著多向度感官內容的意象。

除了語言以外,你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心理資源-意象(image)

你有想過嗎?自從我們學會說話後,有多少的思考只限於以一種語言的形式,在心裡發生著。所以,當對方打斷我們的話時,就像是不准我們進行思考的工作一樣。反過來說,在爭吵時,我們希望對方不要按照他的想法,我們很容易就想在對方說話時打斷他,似乎打斷他的話,就有機會打斷他的思考一樣。
而因著對思考的倚重,我們的情緒也常寄託於以一種語言的形式,被分享及理解。所以,我們喜歡聽故事,找人有同樣經歷的人說話「取暖」,聽到有人把我們的心情說出來時,會覺得哈!搔到癢處!而當我們的情緒說不出來時,就覺得被卡住了,心中煩。
只是,除了語言之外,還有其他形式的介面也會通向情緒。例如:身體感覺,它可能比語言來的更基本,更接近發展的源頭,但常需要一些額外的覺察力,才能發現。以上文的例子來說,如果你對身體的敏感度夠,你可能會發現自己的喉嚨裡有一小群肌肉,正微微縮緊。這群小肌肉可能與你某一側眼眶周圍的小肌肉彼此拉扯著,所以你的太陽穴微微地在跳動。你更可能發現喉嚨的小肌肉也牽扯著你的胸腔肌肉,你覺得需要更用力的吸氣。你發現一條從後頸基部連結到肩胛骨的部位,再連結到你的右拳,有一條筋在此沿線已經浮現,被你自己的意識發現了。當然這只是舉例,每個人都有自己身體的制約模式,會在不同的情況下展現出來。

付出的代價高,賴聖洋心理師卻沒有離開,「重要的是沒有功夫小的,協助一個人本來就需要負很大的代價。」,他相信每個人的生命價值都是值得用重價去贖回的,就像年少時的他,也曾被上帝的愛找回。關係生態治療的推動就像是賴心理師對每個生命的承諾並盡全力去陪伴。

我們的社會體制在面對出現適應問題的孩子時,習慣採用防堵式的處理方法,如拒絕或處罰來面對孩子。採用這樣的方式,表面上可以迅速使海面回歸風平浪靜,然而海面下那短時間內無法被看見,卻逐漸形成的社會成本,是整個大系統所沒有考量到的。

叮叮咚咚,琴聲與歌聲蔓延在走廊,沿著聲音找到了走廊盡頭的教室,和諧的樂曲來自於每位學生隨性的發出自己的聲音,而引導不同的聲音組合與變化的老師,曾經是最討厭學校的孩子,如今回到了學校擔任音樂講師。

對於賴聖洋來說,推動關係生態治療的過程,令他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曾經被標籤為問題的學生,如今成為輔導員,一路上看著他從憂鬱、情緒障礙、無法畢業,如今卻走出了心理適應問題,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擁有一份工作,並成為一位助人者,那塊曾經被工匠所丟棄不用的石頭,如今卻成為建造房屋時穩固建築物的房角石。

「生態互動的形式改變是很真實的,你可以看見孩子在不同的生態下,重新找回自己的優勢。」賴聖洋相信當用心去陪伴每個生命,生態會給予正向回饋與循環。建構土壤的工作或許在人看來耗費太多成本,或許這是具有遠見的方式。

一粒種子 一片土壤 一個故事

建構生態土壤的過程中,很需要每個認同此理念的人加入。心理師賴聖洋邀請認同關係生態治療理念的人,加入建構生態土壤的團隊,一起建構出關係生態治療工作模式,發展成一個健全的系統。

期盼系統中有不同專業的投入與整合,專業人士可以加入輔導團隊,父母可以了解孩子的特質學習陪伴的方式,成為積極的陪伴者。一般民眾可以投入你所擁有的資源,經費上的支持或資源上的彼此連結。

而我們每一個人,無論你是旁觀者、志工、父母、老師、孩子自己,都可以成為一個說故事的人,述說建構土壤的經過,述說種子找到適性土壤發展茁壯的故事。

一人一把鏟子,雖然你我是渺小的,卻都是生態中不可或缺的一份子,都對生態有影響力。